新闻资讯
我以为睡了你,你就会和我一辈子2
时间: 2022-01-11 14:00 浏览次数:
(作者:千舟) 04一直到那一天。那天中午梨子妈煲了好汤,硬要梨子给白月光送过来。梨子从没在中午给他送过饭,抱着给他一个惊喜的心态,提着汤到了办公室门口,里面嬉笑的声音却让她止步。透着办公室的门夹缝,她看到白月光和里面一个女生在吃饭,两人有一搭没一搭
(作者:千舟) 04一直到那一天。那天中午梨子妈煲了好汤,硬要梨子给白月光送过来。梨子从没在中午给他送过饭,抱着给他一个惊喜的心态,提着汤到了办公室门口,里面嬉笑的声音却让她止步。透着办公室的门夹缝,她看到白月光和里面一个女生在吃饭,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白月光不时偷瞄女孩,眼底里是未加掩饰的柔软。桌子上摆着简单两盘菜,没加料的白切鸡和一盘青菜。梨子觉得那盘白切鸡很扎人,她知道白月光无辣不欢。梨子觉得她该进去的,至少也要气势十足的踹开门,大喊一声: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可是,我又是他的谁?梨子心里问。只有风回答她。感情若无比较,就能减轻许多因爱而生的痛楚,否则自欺欺人岂不是好过得多?梨子虽陷得深,也不愿蒙蔽双眼。可她还想最后赌一把。梨子算好了晚上的暴雨,打电话跟白月光说自己心情不好,让他出来陪自己散步。白月光自然是会答应的,他永远温和的说“好”。两人一直走到晚上十一点,梨子没说回家,白月光也不催促。十一点半的时候,一个闪电,一道惊雷,滂沱大雨,倾盆而下。白月光终于开口,一边脱下外套护住梨子一边说:“这么大雨,我先送你回家吧?”梨子依然一副愁绪未解忧思未明的模样,摇摇头说:“不,我不想回家。”白月光只当她在开玩笑,顺口就接:“你不想回家那你想去哪儿啊?上酒店去?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多不安全。”05话一出口就后悔了,白月光有时候捉摸不清梨子,总觉得她看着挺老实本分一姑娘,却总给他下套。果然梨子立刻就豁然开朗了,顺势搭着他的肩说:“好啊那就去酒店呗,能有什么不安全,不是还有你在么?我先说好,我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妈肯定跟你没完。”白月光肠子都悔青了,只想着赶紧送她过去自己脱身。前脚关上房间门,后脚就要走,白月光再不通人情也知道和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待一晚上有多不合适。梨子没给他那个走的机会,她直接从后面抱住白月光,几乎是乞求着说:“别想太多,我就想你陪我待一会儿,就一会儿就行。”白月光一惊,嘴上答应转身就去了厕所,趁机给好哥们发短信让他解救自己。从厕所出来时白月光震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目光所及是地上丢得乱七八糟的衣服,以及衣服中间只剩贴身衣物的梨子。梨子慢慢走过来,每一步都艰难无比,像是耗尽了一生的勇气,白月光也确实是她出过最大的格。脚步虚浮,目光却坚定,她望着白月光,眼里的炙热像是要把他燃烧殆尽。可白月光却难为情的背过身过,声音里是竭力保持的冷静:“你,你别这样,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最后两个字随关门声一起飘散在空气中,梨子小姐的心也如同她脱落一地的衣服,赤裸裸好似在粗粝砂石里滚了一遭又一遭,血肉模糊,疼痛难忍。梨子小姐终于抑制不住的哭出声来,肩膀剧烈起伏得好像一只滚在沙地里的鱼。窗外雷声大作,暴风骤雨。天地间每一场大雨,都是为了可怜人流泪的时候不孤独。06梨子再次见到白月光的时候,已经是半年之后。当初梨子妈为了梨子在学校闹得沸沸扬扬,白月光刚上班不久,本就根基不稳,又有不少闲话说他乱搞男女关系,学校领导虽有护着他的意思,但白月光也受不得这个气,愤然请辞。家里人气得不轻,扬言让白月光自己去谋出路,不再管他。实则想放他出去闯一闯,正如他的意。如今正是白月光要走的时候,梨子来车站送他。白月光心中感慨,说当初自己对不起梨子,家里人很喜欢她,但是他心里已经有一个不可能的人,两难之间,却伤害了她。梨子心下已经释然,但还是忍不住问:“如果我先出现,你会喜欢我吗?”白月光认真想了想后说:“我会。”寥寥两个字,分量重千斤,一切都不必说,那些恩怨早已随风飘散,只有敞亮的两颗心以另一种方式取暖。“那你和那个人呢?不试试吗?”白月光摇头苦笑:“别人会以为我疯了。”梨子没听清这句话,她又一次走了神,她走失在白月光那个笑里。像吃了一百颗黄连,像被刀恰好捅进胸口,更像,当初的她。看起来好可怜!梨子心中惊呼。好像一条狗啊。
上一篇:乾坤局4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21 华纳娱乐平台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 XML地图 织梦模板